一座城池:

疑犯追踪paro - 04

【周·上得了战场下得了厨房除了生孩子什么都会·泽楷】


 前面仨可以戳 → 喻先生和黄先生  王先生   叶先生




PS:专心开车啊叶总

PS的PS:开始想画兰博基尼,开着跑车去砸场不能太拉风,建完模型了发现,跑车底盘这么低打个毛线车战……所以现在上图用车参考了路虎rang rover land rover系列(虽然看不出就是了)


故事很长,让我来继续流水账式讲解(喂。


系统后台跳出来十几个号码,同时指向了一个人,正在环球演出的大提琴家– 小周。最近一站是Center Town,所以叶修和小伙伴们在没有确定这个人是受害者还是犯罪者的前提下,决定先暗中观察。


演奏会前三天举办的晚会里,叶修和老魏以服务员的身份混进去。现场发生枪战,对方目标直指小周和他的团队。周先生在发现自己和自己的团队是目标以后就让助理江先生带着人先撤,他开着自己车,把袭击的人引到城市边缘。开到了一个死胡同,周先生停下车,对方的车也停了下来,袭击者举枪下车,周先生更加确定,对方想活捉。


叶修黑了监控系统查到周先生的位置,和老魏马上过去帮忙救他,到了地点以后才然后发现,人家周先生直接徒手就解决了所有带枪袭击者。


周先生转头看了他们一眼,扔了手上刚打晕的袭击者,走过来,敲了一下车窗。




“合作?”


 


于是开启了革命友谊。


小周跟团队报了平安就暂时待在安全房里,叶修和老魏问他袭击者的来历,他表示不清楚。虽然叶修觉得他也太能打了,但是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实在看不出来他在说谎。


于是让警察局的王先生帮忙调查了一下,王先生说酒会现场快被你们打成塞子了不过说到周先生,看到个备案很有趣,他入境的时候丢了一把大提琴。


于是小周先生回忆了一下,说的确是,他入境的时候大提琴托运行李拿错了,后来机场方已经帮忙联系另一个托运大提琴的客人,不过还没有准确消息。


于是一行人开始检查拿错的行李箱,发现藏在暗格的一个U盘。


所以叶修黑了机场服务器,从数据库调出了旅客名单,发现里面另一个托运大提琴的跟Center Town的黑帮有关,正好拖了黄少过来问问怎么回事,黄少表示别拿我们跟那帮蹩脚三对比,那是隔壁的。


随着事情调查,安全屋被对方袭击过一次,叶修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后来发现,U盘其实是钥匙,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走私入境致死疾病进入Center Town,这样他们就可以高价贩卖药物和疫苗,反正Center Town的贵族都有钱。所以现在的情况是,黑帮为了保险起见,一家飞机走私进来了疾病病毒,另一家飞机带钥匙(就是U盘,病毒需要低温保存,开锁揷U盘)进来,放在不那么容易被检查的贵重物品– 如大提琴箱里(贵重物品不进行电子扫描,只能手工检查),结果下飞机后被小周另一个新来的助理拿错了(当然叶修推理,可能是系统故意引导所致,系统许会允许这种事情出现它管理范围内的区域。)


因为留下的信息都是伪造的,所以机场和小周的团队都找不到另一名托运大提琴的乘客,事情暂时耽搁了,所以黑帮决定直接过来抢。


 


你的琴是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里?”老魏问。


“嗯。”小周回答。

老魏转头问叶修,商量反正这次的保护人看起来也不像很在意,不如他们之后把琴A了吧。(安东尼奥提琴是目前最贵的提琴)


最后就有了上面一幕,老叶(举手枪那个),小周(举着改装AR-15突击步枪那个)和老魏(站车上突突前面的看不出脸的那个),三人冲到黑帮基地消灭病毒,夺回大提琴,over。


 


叶修没问,为什么他一个大提琴家有那么多不同身份(系统最开始蹦出来的号码),怎么枪用的跟呼吸一样简单。


 


最后,病毒被消灭了,但是小周的琴也被烧掉了。


离开黑帮地盘前,被剩余的人拼死一击,小周负重伤,叶修才发现,他身体并没有留出血。


小周说了一下他自己的设定。


应该说是现存的机械化最高的“人类”,100%机械化,人类加了引号的原因是他并不能完全确定自己是属于“人类”这个范畴,就像一个有积累和学习功能的只能系统到一定程度突然就有了意识的。他能了解一切,但是不一定理解一切,所以环球演出+旅行为了:世界这么大,我要去看看。


所以理论上他无所不能(除了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孩子),他了解这个世界上一切正在发生的事,也能根据数据预估出未来发生的事,就像无数音符组成的各种乐曲,最终汇聚成了他理解的生命。


 所以可以说小周的意识,是数学上哥德尔命题相关产物(论及有关系统的形式不可判定命题提出过一个观点,简单地说,就是在任何系统中,总有些真理是游离于逻辑之外的,这些真理就叫做歌德尔命题。)小周的意识就是这个系统在命题下的产物。他的存在可以稳定系统也可以加速系统进化,更可以毁掉系统。 


不过显然这个“真理”比系统本身思上更有意思。


”棋只是游戏,人不是棋子,人命是不可以被牺牲的。如果有人把这个世界当作一盘棋,那么他是失败的。“


“Chess is just a game, real people aren’t pieces. People are not athing that anyone can sacrifice. if anyone who looks on to the world as if itis a game of chess, deserves to lose.“


 于是故事暂时讲到这里,分别前,小周的助理带着奶妈来接他,奶妈迅速开始进入状态修复小周伤势。


分别前,叶修和他有段对话:


π,圆周长与其直径之比,这是开始,后面一直有,无穷无尽,永不重复。就是说在这串数字中,包含每种可能的组合,你的生日、储物柜密码、社保号码,都在其中某处。


如果把这些数字转换为字母,就能得到所有的单词无数种组合,你婴儿时发出的第一个音节 


你心上人的名字,你一辈子从始至终的故事,我们做过或说过的每件事,宇宙中所有无限的可能,都在这个简单的圆中。


用这些信息做什么,它有什么用,取决于你。


 (原文英文太长了,不放上来了。) 


剧情我掰的,设定上向几部我钟爱的科幻作品致敬(黑客帝国,攻壳机动队,《美丽新世界》和《1984》) 


暂时到这里,下次更新大概是那谁和那谁。


这套图更新异常艰难,研究构图是个很好玩的事,感谢大家喜欢,鞠躬。


 设定其实看起来严谨,但都是最近或者以前想过的设定,只是这次除了画图我多写了一些内容,话痨比较多话hhhh




TBC



评论

热度(6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