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叶】别整天自毁了,来谈个恋爱吧

刀子:

       【【【注意】】】有all叶成分


  


  


  CP虽冷,但是我还是强烈安利。


  


  


  和人没什么区别的机器人盛行的未来世界。


  


  


  ---


  


  


  “张佳乐同志,帮我把遥控器拿过来好吗?”叶修瘫在客厅的沙发里,指着茶几上放着的遥控器,“要不你直接帮我换成纪录片频道也行。”


  


  


  正在厨房里泡茶的张佳乐手一抖,茶叶全都洒在了茶壶外围,愣是一颗都没倒进去。他气结地扔下包装袋,三步并一步地走到坐没坐相的叶修跟前,指着对方的鼻子:“你是机器人还是我是机器人?我带你回来不是让我伺候你的,而是你来伺候我好吗!连个遥控器都懒得拿!”


  


  


  叶修抬起眼皮,施舍了张佳乐一个类似于白眼的眼神,然后悠悠地开口:“嘀——开启自毁程序。本体半径五百米范围内将受到灾难性毁灭,准备倒数……”


  


  


  一个遥控器砸到了叶修脸上。


  


  


  眼睛里的深蓝色光圈消失,叶修一下子变回了人类的样子。他慢吞吞地拿起遥控器摁了摁,又安静如鸡地继续看起了电视,好像刚才做出危险行为的人不是他一样。


  


  


  “……”张佳乐已经见怪不怪了,他痛苦地捂住脸,思索着当时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个祖宗带回来。


  


  


  


  


  


  张佳乐20出头的时候,刚成为霸图部门的新成员不久,每天的任务就是在霸图和嘉世的边境巡逻。这是一个废弃的大型工厂,到处是成堆的破铜烂铁和垃圾。从工厂尽头的铁栅栏望过去,就是苟延残喘的嘉世土地。


  


  


  而张佳乐就是在进行任务的时候,发现了在废铁里躺着一动不动的叶修。


  


  


  张佳乐只看了一眼,便确定了他是个机器人。他把激光枪别在腰间,蹲下来把叶修给翻了个面,直接摸上他的后颈找开关。


  


  


  启动的声音从机器人的身体内部传来,张佳乐在等待叶修开机的同时,顺便用腕表呼叫了上司韩文清,虽然不知道这位大人物会不会有时间搭理自己。


  


  


  “什么事?”没过多久,通话就接通了。韩文清的图像浮现在表盘上方,表情有些严肃,“是负责巡逻的张佳乐吧,边境出了什么事?”


  


  


  看见板着脸的韩文清的一瞬间,张佳乐有点怂。但作为霸图人,良好的心理素质让他如实交代了他发现的情况:“韩队,在边境发现了一个被强制关机的机器人,会不会是嘉世的人搞的鬼?”


  


  


  “嘉世?他们还能搞出什么新花样?”韩文清揉了揉眉心,语气带着冷意,“早在十年前,他们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王牌,现在不过是在做死前的最后挣扎。”


  


  


  “……”张佳乐没有接口。他明白韩文清说的“十年前”指的是当时轰动了整个联盟的叛变事件。他听前辈,听同事,听新闻说了无数次,早就烂熟于心。但是他不会去多问与这件事有关的问题,毕竟这早就是过去式了。


  


  


  “那这个机器人要怎么处理?销毁还是带回总部?”比起追问过去,张佳乐还是更喜欢解决眼下的实际问题。


  


  


  韩文清抿唇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开口:“如果发现他有攻击性,当场销毁。如果确认没有威胁,就带回总部,交由科研所处置。”


  


  


  张佳乐刚想说好,他的手腕突然就被一只手给抓住了。只见刚才还躺在垃圾堆里的机器人十分熟练地关掉了正在通话的腕表,然后转过脑袋,对着满脸诧异的张佳乐就是一个笑。


  


  


  “你开了我的电,还想把我交给别人?”


  


  


  


  


  


  怎么就是解释不通呢?张佳乐心情复杂地坐在满是沙的地上,和一脸正直的叶修对视,嘴里说出了他已经重复了几百遍的话:“我有机器人了,所以不需要你。”


  


  


  然而叶修并不吃这一套,回敬他同样也重复了几百遍的话:“你把你的那个机器人给辞退了,要我。”


  


  


  张佳乐震惊:“你怎么这么不讲理?我的机器人跟着我好好的为什么要辞退?”


  


  


  叶修循循善诱:“我发誓,我的性能绝对比他好很多,所以你要了我绝对不亏。”


  


  


  “性能这么好还被强制关机扔在这儿?我不信。”刚出口张佳乐就后悔了,他只是下意识地吐槽了一句,结果刚好戳中了对方的痛处。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叶修,发现他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迹象,这才在心里舒了一口气。


  


  


  “瞧你这傻样,估计只有我才忍得了你。”叶修毫不留情地嘲笑了刚才张佳乐的一系列动作,然后敲了敲膝盖,“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丢在这里啊,但是我的零件都好好的。”顿了一会儿,又绕回原来的话题:“所以你赶紧把我带回去,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哈。”


  


  


  “不带。”张佳乐有些生气。亏他还担心自己的话会不会刺激到这家伙呢,结果反倒是被嘲讽了一顿。他站起身子,拍了拍弄脏的裤子,打算直接走人。


  


  


  叶修依旧盘着腿坐在地上,黑色的眸子眼巴巴地仰视着青年的脸。


  


  


  “一个字,带不带?”


  


  


  “否!”避开对方的目光,张佳乐的语气坚决无比。


  


  


  “嘀——开启自毁程序。本体半径五百米范围内将受到灾难性毁灭,准备倒数……”


  


  


  “卧槽什么鬼?!”张佳乐故作严肃的面部表情一下子崩了。他赶紧伸手去摁叶修的任务终止键,结果毫无反应,而机器人已经开始了冷冰冰的报数,“怎么关不了?”


  


  


  “若想撤销自毁状态,请迅速满足本体的要求。8,7,6……”


  


  


  敢情这是威胁啊!张佳乐恨得牙痒痒,但又不想这么快交代在这么个没脸皮的机器人手里。眼见已经倒数到了3,张佳乐心一横开口:“停停停,你别自毁了!我辞退我的机器人,要你一个行了吧?!”


  


  


  “好的。”叶修下一刻就取消了自毁状态,真诚地对着张佳乐鞠了一躬,“以后就靠你来养我了。”


  


  


  


  


  


  “叶修你勤快点会死?”张佳乐气呼呼地把口罩从脸上扯下,手中沾满灰尘的扫把也被扔到了地上。本以为发个火可以让叶修意识到自己的懒惰,但对方仍旧是无动于衷地窝在沙发里玩着手机。见此场景,绕是张佳乐有一肚子的火也都泄了个干净,只剩下无奈了。


  


  


  这种年代还要用原始工具亲自打扫的人,全世界估计只有自己一个了。张佳乐认命地捡起扫把,幽怨地看了叶修最后一眼,踩上凳子准备继续扫天花板。


  


  


  在这个时候,叶修突然动了。


  


  


  他几步走到张佳乐旁边,仰起头直勾勾地看着对方。张佳乐见过这种眼神,这和当年叶修坑骗自己时一模一样。浑身条件反射地发毛,他预感接下来叶修绝对会说出一些极其不靠谱的话。


  


  


  “张佳乐。”他开口了,“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件特别重要的事。”


  


  


  被真诚无比的眼神唬得一愣一愣的张佳乐没头脑地接了一句:“什么事?”


  


  


  “其实我,不会打扫卫生。”


  


  


  “……”张佳乐收回目光,看起来是在酝酿着什么情绪。


  


  


  “骗谁呢叶修!?你懒得打扫就直说啊!”蓄力完毕的张佳乐再次把可怜的扫把扔了出去,手放在叶修的脑袋上就是一顿乱揉,“哪有机器人不会家务活的?我带你回来就是吃白饭的对吧?!”


  


  


  叶修的声音因为头部被晃动而有点断续:“不……我是真的不会……”


  


  


  张佳乐停下对叶修的蹂躏,表情有些复杂:“当初你还自夸说自己的性能有多好呢,结果完全是个米虫祖宗啊……”


  


  


  “我以为你需要的是一个战斗机器人。”叶修趁着对方松了手劲,赶紧退出了危险范围,顺便用手理了理自己的毛,“所以我当然会那样说了。”


  


  


  “你说你是战斗机器人?”张佳乐意外地挑眉,从凳子上跳下来,拉着叶修就往沙发处走,“你坐着别动。”说着就走进了房间里。


  


  


  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之后,张佳乐搬出了一台像电脑一样的东西。这是如今已经普及到每个家庭的终端连接器,它可以将机器人的信息全都输出在电子屏幕上,还可以用它安装任何程序。是非常方便的机器。


  


  


  “二乐,你要对我做什么?”叶修感受到对方把一根线插进了自己开关旁边的接口,便好奇地凑到张佳乐旁边,看他捣鼓屏幕上出现的一堆数据。


  


  


  “看看你是什么品种的祖宗。”张佳乐被叶修的下巴硌着肩膀,觉得有点疼,便动了动身子,“你能不能去靠沙发?你的钢筋铁骨我承受不来。”


  


  


  叶修变本加厉地往张佳乐大腿上一躺,整个人犹如一只海豹:“我就喜欢你的大腿,不行啊。”


  


  


  怎么和性骚扰一样。张佳乐无奈地调整了一下位置,忽视心里头产生的怪异的感觉,重新把视线转回屏幕上。


  


  


  “……叶修,你是十年前的批次?”头顶上方响起张佳乐听不出情绪的声音,把脸埋在对方的衣服里的叶修闷闷地应了一句:“嗯,好像是吧。”


  


  


  评价为S级的战斗机器,注册地为嘉世,注册时间为十年前。深黑色的背景上是亮得刺眼的白字,张佳乐的心情不太美妙。这些关键词放在一起,随便抓一个路人来造个句,回答肯定都是一样的。


  


  


  十年前嘉世的叛变事件,有一个幸存的余党。


  


  


  不过没有确凿的证据可以证明叶修和当年的事件有关,张佳乐不会胡乱下定义。他把数据线拔掉,用手指来回拨弄躺尸状的叶修的头发,一副陷入沉思的样子。


  


  


  “你怎么了?”叶修翻了个身,无聊地去戳张佳乐衬衫上的扣子。


  


  


  “叶修,你记不记得在遇到我之前发生的事?”


  


  


  叶修听闻后愣了半天,过了一会儿才突然出声:“无法读取记忆。”


  


  


  “我的记忆好像是被锁了。”叶修看起来也有些奇怪,“之前的事情我什么都读不出来。”


  


  


  张佳乐提醒叶修:“你以后出门的时候千万别和别人乱说你的身份,知道没?”顿了顿,然后解释道,“联盟在十年前发生过一场大型叛变,挑起方是嘉世,是你的注册地。”


  


  


  “嘉世高层先是入侵了联盟总部,让所有城市的电子机械都陷入了崩溃状态。再然后利用传声告知了所有人嘉世即将制裁联盟的消息。”


  


  


  “他们秘密生产了大批量的战斗机器,在这一天全体出动,使得各个地方都遭受到了严重的破坏。”


  


  


  叶修打断了张佳乐:“你的意思是,我就是参与破坏的机器人之一?我现在被全城通缉了?”


  


  


  张佳乐摇头:“你继续听我说。当时嘉世只是一时得意,联盟很快就派出了各大城市的战斗部门进行压制,嘉世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但是嘉世有一张王牌。”张佳乐依旧还记得,曾经的前辈在讲到这里时都是一副后怕的表情,“那是一个投入了无数心血制作出来的,S级的战斗机器人。”


  


  


  叶修放下了揉捏扣子的手,眼神直直望向张佳乐浓墨般的黑眸:“那个机器人是我?”


  


  


  “我不知道。”张佳乐也不回避叶修的目光,“那个机器人是嘉世最后的希望,但是在即将出战的时候,他和一个嘉世的技术人员一起消失不见了。”


  


  


  “背叛者输得彻底。”


  


  


  叶修慢悠悠地从张佳乐的大腿上爬起来,抓了一把自己有些乱了的头发:“嘿,听你这么一说,我还挺厉害的。”


  


  


  张佳乐“嗤”了一声:“还没说那个机器人就是你呢,脸皮厚也要有个限度啊叶修同志。”


  


  


  “如果真的是我怎么办?”叶修问。


  


  


  张佳乐想也没想:“等哪天联盟悬赏你,我就把你交出去。”


  


  


  “嘀——开启自毁程序。本体半径五百米范围内将受到灾难性毁灭,准备倒数……”


  


  


  “……叶修你给我适可而止!”


   


  


  


  


  


  “你的意思是。”青年技术人员推了推眼镜,笑得斯文,“让我把一个S级战斗机器人的自毁程序删掉,再给他安上最新最全的家政程序?”


  


  


  一旁被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叶修抢着开口:“我不同意,这是对我的侮辱!”


  


  


  “是的。”张佳乐无视了叶修的抗议,目光坚定,“老林,拜托你了。我相信韩队和张副一定也很愿意把一个生化武器改造得人畜无害的。”


  


  


  林敬言看看站在自己跟前的张佳乐,再看看被绑在特制椅上不停挣扎的叶修,忽然有一种有槽没地方吐的微妙心情。


  


  


  “先不说你这个听起来就十分奇妙的要求。”林敬言叹了一口气,单手撑住下巴看向对方,“S级的战斗机器人,除了十年前的那一个,还有哪里会有?”


  


  


  张佳乐拉开椅子坐下,模棱两可地回答:“你觉得呢?”然后回头看了一眼顽强抵抗的叶修,“谁都说不清楚,但是也都接受了他的存在。”


  


  


  “你说的人就是韩队和张副?”林敬言失笑,“霸图的领导人居然同意让很有可能来自嘉世的定时炸弹留下来,什么情况啊。”


  


  


  懒得再挣扎的叶修靠在特制椅上,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这还用说,当然是因为我的人格魅力太大了。如果是像张佳乐这样的,早就被人拆了。”


  


  


  “叶修你少说两句会死?”张佳乐“腾”地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叶修旁边用力拉扯他的脸,“是谁供你吃供你喝的?你信不信我哪天我真的把你给卖了?”


  


  


  话音刚落,被张佳乐蹂躏得摇摇晃晃的叶修突然不动了,变成了一副呆呆的模样。


  


  


  “叶修,你怎么了?”见叶修情况不对,张佳乐赶紧弯下腰去检查。


  


  


  “嘀——检测到最新系统,正在升级。”机械化的声音突然从叶修的嘴里吐出,没过多久又来了一句,“嘀——升级成功,正在与当前机型匹配。”


  


  


  张佳乐一颗吊着的心放下了,甚至可以说还有些惊喜:“哟,叶修居然要升级了?哎老林,你说他会不会给自己安装一个做家务活的程序?”


  


  


  林敬言摇摇头,拿起桌子旁的茶杯凑到嘴边:“这个我不清楚,你待会儿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


  


  


  一段欢快的背景音乐响起,叶修冷冰冷地报出了更新以后的系统属性。*


  


  


  “恭喜,升级系统匹配成功。”


  


  


  “武力值-10”


  


  


  “智力值-10”


  


  


  “心情值-100”


  


  


  “懒惰值+100”


  


  


  “自毁范围半径+100”*


  


  


  “为什么全都是负面的啊叶修你给我解释清楚!!”张佳乐一脸抓狂地掐住叶修的脖子,“你这升级的什么鬼系统啊!!耍我呢吧!!”


  


  


  旁观的林敬言笑得嘴里的茶都喷出来了:“张佳乐,我觉得我喜欢上你的这个机器人了,实在是太会玩了。”


  


  


  这件事闹腾了半天,最后以叶修成功保住了自己战斗机器人的尊严收场。两个人一前一后从工作室里出来,还收到了林敬言友好的道别。


  


  


  “张佳乐你别走这么快,我走不动了。”叶修懒散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本来就一肚子火的张佳乐简直想当场化身喷火龙了。


  


  


  一回头,叶修根本没动,杵在宣传栏那里看得起劲儿。


  


  


  “我说你能不能赶紧和我走?这里可是霸图总部,小心你一不留神就被抓走拿去销毁了。”无奈是此时此刻张佳乐唯一的内心感受。叶修从来就没听过他的话,但是无论再多的火,对着他也根本发不出来。


  


  


  果然,叶修依旧选择把饲主的劝告当成耳边风,挑了自己最感兴趣的发问:“哎,张佳乐,你们联盟现在有机器人战斗比赛?”


  


  


  “是,每年举办一次。”劝不动叶修,张佳乐只好往回走,“以联盟的战斗部门为单位,比如说霸图。”


  


  


  叶修用手肘捅了捅张佳乐,指着宣传栏上面一张照片笑道:“你这张拍得挺帅的嘛,旁边那个机器人是被我赶走的那位么?”


  


  


  张佳乐无语:“你赶走的那个是家政机器人,现在在霸图食堂打杂。”


  


  


  叶修“哦”了一声,完全没看出不好意思。他把手指从照片移向了旁边画着的战绩曲线图上,问道:“霸图这几年都是第二?”


  


  


  “是。”张佳乐没有否认,“总有一天冠军是霸图的。”


  


  


  叶修挑眉:“那要多久?”


  


  


  “你想做什么?”张佳乐笑了一声,两手抱胸靠在宣传栏的柱子上,“难道你又想让我辞退我的战斗机器,然后选你?”


  


  


  “有没有兴趣?”叶修学着张佳乐的动作靠在另一根柱子上,摆出的表情活脱脱的一个地痞流氓,“补偿是冠军,不亏吧?”


  


  


  张佳乐走上去狠狠地弹了叶修一个脑瓜蹦,语气透露着恨铁不成钢:“你当我还和之前一样傻呢?要是你的身份坐实了,出面比赛,暴露就是分分钟的事。”


  


  


  “为了拿一个冠军把你给搭进去了,那我曾经在你这里受的憋屈谁赔?”


  


  


  叶修消化了半天,恍然大悟:“你直接说舍不得我不就成了?多大的人了还害羞呢。”


  


  


  张佳乐炸毛:“谁给你的自信我舍不得你?!你这家伙也太自我膨胀了!”


  


  


  “没事,我懂。”叶修大方地摆摆手,一副“我理解”的神情,“我不在意,你慢慢考虑啊。等你愿意了就带着我一起去报名。这不是还有两个星期么。”


  


  


  说完之后叶修就慢悠悠地往前走了,张佳乐愣愣地在原地发着呆。


  


  


  我靠……自己好像真的有点舍不得叶修这家伙。


  


  


  难道是被他嘲讽得太多,成了抖M?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机器人战斗比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各大部门的参赛人员都到达了联盟总部的比赛场地,为这一年一度的大型活动做着最后的准备。


  


  


  努力了两周但还是没说服张佳乐的叶修戴着口罩和墨镜,一言不发地坐在长椅上。他静静地看着在场地里练习的一群参赛者和机器人,心里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肩膀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叶修回过头,发现霸图的负责人韩文清正站在身后。


  


  


  “老韩,有事?”叶修摘下墨镜,礼貌地笑了笑。


  


  


  韩文清皱了皱眉,直接说出来意:“我需要和你谈谈。”


  


  


  “什么时候恢复的记忆?”韩文清把人带到偏僻的过道,单刀直入地发问,“一个星期前?”


  


  


  叶修解下口罩,声音也变得比之前清楚了些:“猜得真准啊,是不是我偷偷去找林敬言被你发现了?”


  


  


  过道很暗,几乎看不清楚叶修的脸。但是他那双黑得发亮的的眸子,此刻却清晰地映入了韩文清的眼帘。


 


  


  他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在短暂的沉默后再次开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嘉世的人?”


  


  


  叶修摊手,整个人往墙边一靠:“越快越好吧,大概是在比赛结束之后,马上就走。”


  


  


  “你就不能留下?霸图有能力保护你。”韩文清的脸色十分难看,若是被他的属下们看见这幅表情,估计要吓得不成样子。


  


  
  “……”叶修没有出声,只是安静地低着头。韩文清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但若没有听到亲口的拒绝,他不会善罢甘休。


  


  


  “算了吧老韩。”叶修在考虑过后做出了回答,声音带了些笑意,“十年前你也是这么和我说的,但我还是跟着那个笨蛋跑掉了。如今也一样。”


  


  


  “你从来就不听任何人的话。”对方冷冷的声音在耳边回响,叶修摇摇头道:“怎么会?”


  


  


  “我只听张佳乐一个人的话。”


  


  


  说完之后,叶修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老韩,你一定要替我保密啊。要是被张佳乐那个倒霉孩子知道了我准备跑路,他准得掐死我。”


  


  


  韩文清偏过头,语气已经没有了任何情绪:“他已经知道了。”


  


  


  黑暗中,叶修瞪大双眼,随后了然一笑:“你算计我?”


  


  


  “随你怎么想。”韩文清不置可否,瞥了一眼站没站相的叶修,转身准备离开,“剩下的就靠你自己了。”


  


  


  “嗯。”叶修在身后随意地挥了挥手,然后选择了和韩文清相反的方向,慢悠悠地走了。


  


  


  而韩文清依旧站在原地,双手紧握成拳。


  


  


  这样的叶修,为什么只是一个用冰冷程序编写出来的机器人?


  


  


  “听到了多少?”叶修走进过道的拐角,果不其然地发现张佳乐站在那里。他没有表现出任何秘密被戳破的尴尬,随口问了一句,整个人就站在张佳乐跟前不动了,看起来是想等对方的回答。


  


  


  张佳乐的眼有些深沉,直勾勾地盯着叶修的脸:“这就是你在最后几天,让我带你参赛的意愿表现得越来越明显的原因?”


  


  


  “你们都在猜测我的身份,搞得我自己也好奇了起来,就去找人帮忙咯。”叶修伸出手戳了戳张佳乐的脸,“二乐,生气了?”


  


  


  “如果是你想做的事,我不会拦你。”张佳乐深吸一口气,为了说出这句话,他下了很大的决心。


  


  


  叶修收回手,笑了:“张佳乐,你不是知道我只听你的?如果你想让我留下来,我就不走了。”


  


  


  张佳乐的额头上突然出现了十字:“叶修,你摸着良心说话,你什么时候听过我的?!”


  


  


  “比如说你让我跟着你回来的时候啊。”叶修振振有词。


  


  


  没想到叶修的不要脸已经到达了如此深厚的境界,张佳乐的心不是一般的累:“什么叫我让你,明明是你拿自毁威胁我!”吼完以后,他的气焰一下子又降了下去,语气带了一些绝望,“你在我家待了快两年,除了让你吃让你充电的时候百依百顺,其他的我根本就管不了你。”


  


  


  “所以你连我是什么机器人也不管了,几个星期前被我提醒才想起来要查?”叶修夸张地不停摇头,“傻也没见过这么傻的,以后可别又捡回来一个和我一样的机器人啊。”


  


  


  “我捡不起了。”张佳乐避开叶修的目光,声音轻轻的,“你已经花了我太多心思,倒贴给我一个我也不要了。”


  


  


  “所以。”他回过头,把手递了出去,没有弯曲起来的小拇指正对叶修,“了结完之后,赶紧给我回来。”


  


  


  叶修低头笑了笑,把自己的小拇指也伸了出去:“成啊,不过一段时间里,你的家务活就要自己干了。”


  


  


  “说得好像你帮过我一样。”张佳乐下意识地呛了回去,发现叶修正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记得拿个冠军。”


  


  


  “……那还用说。”故作嫌弃地甩开叶修的手指,张佳乐转过身背对对方,“没空理你了,我去热身。”说完脚步略显慌乱地离开了。


  


  


  眼眶热热的,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里头掉出来了。


  


  


  太丢脸了。张佳乐一边走一边想。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不知道被叶修那个家伙看到没有,被看到了的话,一定会被他嘲笑个半死。


  


  


  为什么你这么快就要走了,为什么你看起来那么不在意,为什么你连一句道别都不对我说。


  


  


  “混蛋,我凭什么喜欢这样的人?”


  


  


  为什么……你是一个机器人。


  


  


  叶修看着张佳乐仓皇的背影,无奈地笑了。


  


  


  说了很快就回来了,张佳乐。


  


  


  


  


  


  然而,张佳乐没有得到冠军,叶修也没有回来。


  


  


  当时的比赛结束后,叶修被嘉世的人带走。因为陶轩也亲自出动,这般大张旗鼓的作风吸引了大批媒体记者瞩目。在嘉世拒不透露任何消息的情况下,“失踪十年的S级战斗机器人找回”的猜测不胫而走,成为了持续时间很长的热门话题。


  


  


  嘉世在叶修回归之后表现得异常兴奋,进一步增强了消息的封锁,这个情况引起了联盟的高度重视。在屡次劝告嘉世发出声明未果后,冯主席决定派各大部门的精英包围嘉世总部,防止十年前的戏码再次重演。


  


  


  骨干成员齐齐围堵在正门,空中侦查小队的飞行器也遍布了整个大楼的上空。韩文清手持扩音机器,向着嘉世内部传达信息:“嘉世,放弃抵抗,立刻束手就擒!”


  


  


  变故就发生在一瞬间,嘉世的一处钢化玻璃突然碎裂,不小的爆炸声从里面响起,一个人影从十几米的高空一跃而下,稳稳地站立在众人面前。


  


  


  全体人员自然而然进入了警戒状态,激光枪齐齐对准这个从嘉世内部突然出现的人。


  


  


  “不用提防我。”冷冰冰的机械声从眼前的青年人口中发出,“有人给你们忠告,赶紧撤离这里,或者立刻开启激光防护盾。”


  


  


  作为精英成员也参与了此次行动的张佳乐面色一白,慌张地抬起头看向眼前的大楼。他回忆起自己曾经为了加入霸图而做过的功课里,有这样一个数据。


  


  


  “嘉世,要被彻底毁灭了。”


  


  


  ——嘉世总部大楼,外表呈半球体,整体半径约为500米。


  


  


  一瞬间,火光冲天。


  


  


  而张佳乐的大脑一片空白。


  


  


  响彻云霄的爆炸声过后,他愣愣地看着一群骨干成员疯了一样地往嘉世的废墟里跑。


  


  


  黄少天满脸眼泪地跪在石砾上,一边喊着叶修的名字一边不停地挖着;周泽楷紧抿着嘴唇,手上太过用力的动作让他的手沾满了血。还有好多人……张佳乐都认识,他们现在的样子不是在战场上耀眼无比的神,而是失去了珍视之物而陷入绝望的普通人。


  


  


  他呢?他又能做什么?他连叶修曾经认识的人,叶修心里的真正想法,叶修想做的事情,都一概不知。


  


  


  


  


  


  


  当张佳乐接到这个没有显示来电地址的匿名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床上补眠。


  


  


  这几年间,他从霸图的精英成员变成了骨干成员,每天都在与韩文清和张新杰共事,要做的工作也多了很多,睡眠时间变得极少。原本在那二人手下直接办事的前辈感叹,如今的他们风格比以前凌厉了好几分,成天一副严肃而又不近人情的模样,让人害怕得很。


  


  


  张佳乐当然明白这是为什么。自从叶修自毁终结了旧嘉世,在一片废墟里却找不到他的哪怕是一点的残骸之后,几乎整个联盟的人都变了。


  


  


  电话里头的人说有人给他寄了一件很大的快递,张佳乐捂着头从被窝里慢慢爬起,淡淡地应了一声“好”便挂了电话。


  


  


  走出昏暗的房间,三个奖杯明晃晃地摆在钉在客厅墙中央的横架上,金色的光芒一瞬间刺痛了张佳乐的眼。叶修死亡过去了三年,霸图就拿了三个冠军。所有的人都说霸图在旧嘉世倒下之后毅然崛起,是当之无愧的强者,当之无愧的王。


  


  


  张佳乐呆愣愣地看着奖杯,他仍然记得当年捧起它的那一刻,他没有笑,反而哭成了傻子。


  


  


  多傻啊,就像你说的一样。


  


  


  勉强地勾了勾嘴角,张佳乐转身离开客厅,走出了大门。


  


  


  


  


  


  和快递员一起把快递从搬到家门口,张佳乐扶着自己的腰,觉得自己要虚脱了:“哎,我说……小哥,这个到底是什么?”


  


  


  帽檐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快递员气都不喘一下,语气冷淡:“想知道,待会儿自己拆开来看。”说完之后他沉默了一会儿,又从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封信,“这个是寄给你的人写的,记得看。”


  


  


  张佳乐接过信,表情有些复杂地目送快递员进了电梯里。他转头看了看和自己等高的箱子,最后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掏出钥匙开了家门。


  


  


  把快递又搬到客厅沙发旁边已经耗光了多年锻炼的张佳乐的所有体力。他解脱地坐到沙发上,怀着好奇的心情撕开了信封的封口。


  


  


  


  “给张佳乐先生:


  


  


  您好。


  


  


  我的名字是叶秋。


  


  


  也许听到这个名字您会觉得很惊讶,所以我要和您解释清楚。当年开启自毁程序终结了旧嘉世的叶修,是与我相同型号的兄弟。


  


  


  按理说,叶修在当时就应该彻底被摧毁。但是他在做出自毁的决定前,将自己的所有记忆数据拷贝到了旧嘉世的另一个战斗机器人,邱非的身上,让他把这些数据带回到我这里。


  


  


  花费多年的时间,我拜托了许多高级技术人员进行了对我身体的复制,并把叶修留下的数据做成了芯片,内置在了这个全新的身体里。


  


  


  这个快递里装着的,就是新的叶修。


  


  


  老实说,我们都是机器,有设定好的程序和性格,有逼真的人类外貌,但是我们没有感情。


  


  


  但是当我读取叶修的记忆时,我发自内心地觉得,叶修他非常喜欢你——大概是你们人类所说的那种喜欢吧。


  


  


  我喜欢他,但他喜欢你。


  


  


  所以我把他送回到了你的身边。


  


  


  叶秋。


  


  


  


  手中的信纸轻飘飘地掉落,张佳乐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他一把抓起放在茶几上的小刀,几乎是冲到那个密封的快递箱旁边,抑制不住颤抖地去割开那层厚厚的纸板。


  


  


  “叶修……”张佳乐已经再也装不出一副冷静的样子,他看着眼前紧闭着双眼的人,声音已经沙哑得不成样子。


  


  


  他把手伸向那个人的后颈,用尽了所有力气似的摁下了电源启动键,然后低下了头。不安的情绪此时毫无遮掩地出现在他的脸上。


  


  


  万一叶修睁开眼后,第一句话就是怪罪自己怎么办?


  


  


  万一叶修睁开眼后,刻意去疏远自己该怎么办?


  


  


  万一叶修睁开眼后,从他的嘴里说出的,是冷冰冰的首次指令输入提示……该怎么办?


  


  


  “哟,二乐,表情怎么这么难看?”熟悉的语调在耳边响起,张佳乐猛地抬起头,眼泪一下子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张佳乐同志,你不是拿了冠军么,有什么好哭的?”一双如墨一般浓稠的黑眸,如同多年前带着很欠的笑意,“要不你直接说看到我感动死了呗,都多老了还不好意思。”


  


  


  “妈的,叶修你这个混蛋!”张佳乐用手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小心我马上把你给扔了!”


  


  


  叶修震惊:“喂喂,不是吧。久别重逢你就这么对我?”


  


  


  “谁让你害我这么多年一直惦记着你欠我的柴米油盐费?”张佳乐理直气壮,完完全全变成了第二个叶修。


  


  


  “一个字,要不要我?”


  


  


  “否!”


  


  


  “……”


  


  


  “嘀——开启自毁程序。本体半径五百米范围内将受到灾难性毁灭,准备倒数……”


  


  


  “......要死,你怎么还有这个茬!”


  


  


  “若想撤销自毁状态,请迅速满足本体的要求。8,7,6……”


  


  


  “要要要!行了吧!你别把我家给炸了啊!”


  


  


  “谢了啊。”叶修取消了自毁状态,对着张佳乐没脸皮地笑了笑,“这次你可要养我一辈子了。”


  


  


  张佳乐狠狠得弹了一下叶修的脑门,语气里却带上了笑意:“要不要脸?”


  


  


  “我没有脸。”叶修一本正经地回答。


  


  


  “算你识相。”张佳乐把叶修拉到怀里抱住,语气在下一刻放软,“叶修,欢迎回家。”


  


  


  End


  


  


  我爱乐叶!乐叶使我快乐!!!


  注:打了*的地方参考《银魂》


  朋友们下次见!!

评论

热度(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