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叶]一只小吸血鬼是如何诞生的(一发完结)

鱼子绛有只小锤砸:

食用前请注意:


*529粉贺文+提前(也太久)的叶神生贺


*喻叶only,一发完结


*架空吸血鬼私设如山


*OOC,OOC和OOC


 


 


一只小吸血鬼是如何诞生的


 


 


1.


喻文州捡回这个小家伙已经有三天了。


这三天以来他都不吃不喝,独自蜷缩在他家客厅内的一个角落,除了偶尔几声悲哀的呻吟,几乎不发出任何动静。


“你总要进食。”喻文州说。


那是当然的。


毕竟即便是吸血鬼,他们也并非能够免于饥饿。


 


2.


喻文州相当亲切地贡献出了自家诊所的库存。


从冷冻库里取出的鲜新血浆被盛放在景泰蓝的小瓷杯里,杯缘处沾染一股浸润寒意的湿气。喻文州在端上前还贴心地往里面掺了几茶勺的凉水,使它看起来就像一杯冒着热气的红茶,而非生物体内那种浓烈厚重的粘稠液体。


可是年幼的吸血鬼并不理睬他。


他毛茸茸的脑袋埋在手臂之间,额头抵着膝盖,双手环绕过白皙的小腿,最后抱住自己的肩膀。这是一个保守防备的姿势。


他现在很脆弱,各种意义上都是。喻文州注意到。


脆弱的小吸血鬼穿着一件衬衫,大约原本是白色的,不过现在上面一半是淤泥和灰尘,另一半是干透了的褐色血迹。


他真的是一只彻头彻尾的、崭新的吸血鬼。喻文州有些心疼地想。无论这血迹是谁的,那都不会是一个好故事。


 


3.


小茶杯里的血被喝干了。


小吸血鬼呜咽着,他嘴角还残留着一线殷红的血迹,眼眶中却滚落出大颗大颗的泪水来。


掺杂了凉白开和冰糖的血液依然过于刺激,以至于他一喝完,就立刻恢复了理智。


他从前肤色就很白,现在更是如此,但好在他刚刚喝了点血,现在还眼角发红呢。


喻文州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到。


他真是可爱呀。


 


4.


吸血鬼变化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


喻文州曾经深有体会,因此才更加同情这只小小的吸血鬼。


在那段时刻,他们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还拥有不少属于人类的部分,因而尤其容易陷入挣扎与悔恨之中。


特别是那些意志坚定的人,即便体内充满了对鲜血的渴求,也不会放任自己去饮用血液。


很明显,这是一只意志坚定的小吸血鬼。


食用人血的罪恶感是那么的强烈,他除非意识模糊,身体完全被本能驱使,否则绝不咽下哪怕一口。明明迟早他也会脱胎换骨,变成一只全然意义上成熟的吸血鬼,但他却像这样,不到最后一刻绝不会妥协。


他是在和自己过不去。喻文州难过地想。


“别哭了,这不是你的错。”他说,然后摸了摸小吸血鬼柔软的头发。


小吸血鬼唔了一声,声音轻轻的,既像是小兽的低鸣,又仿佛是在忍耐哭声。


真可怜,他还不会说话。


啊不,或许喻文州该这么说才对——他已经忘记应该怎么说话了。


这是正常的,而且不只是语言,他接下来还会忘记更多的东西,直到最后,他会彻底遗忘他在人类世界中学到的一切,全然投身进吸血鬼的世界中去。


这并不能算是一件好事,毕竟在过渡的过程中充斥了漫长的疼痛。喻文州有些悲哀地想。但往好里想,至少他能够重新开始,不用背负人类时期对于疾病和衰老的畏惧,以及除此之外等等种种的苦难。


当然,从此以后,他也不会再觉得吸食血液是一件背德的事情。


喻文州想着,同时再次盛满了那只小茶盏。


 


5.


喻文州对小吸血鬼宠爱有加。


他本人极度强调自律,在约束自己时极少有心软的时刻,但在对待小吸血鬼的事情上,却时常保留一份溺爱般的宽容。


比如有那么几次了,小吸血鬼曾经尝试离开这里。他假装非常失落,诱骗喻文州为他留出独处的时间,又趁机从窗户里逃脱。


当喻文州发现这个小诡计的时候,他几乎要被失望的浪潮淹没,但即便如此,多少次了,最终他还是相当轻易地就原谅了对方。


他已经够难受的了。喻文州看着颤抖的小吸血鬼,清晰地感受到他内心中的那片浪潮,正以无可救药的速度迅速地退去,只留下一片深色湿润的浅滩。


他的小吸血鬼,他尚且年幼,理所应当地,需要一点一点、缓慢地学习。


虽然遗憾的是,对方并不理解他的担忧,似乎也不如何在意这位养育者的心情。喻文州帮着小吸血鬼换下脏兮兮的衬衫,心中充溢着一股近乎于悲哀的慈爱。


不过这一次他总归要明白了。逃出这里并不意味着什么。


吸血鬼的身份就像是一个烙印,炽热而鲜明,它嵌入肉体时的痛楚是那样惊人,以至于不仅改变了身体的构造,还必然也彻底地改造灵魂。


就像这件白衬衫上的血迹,此刻它烫伤其中稚嫩敏感的皮肉,以至于它的主人也为此流下泪水,可在未来的彼时,它却与这具肉体合二为一,化作一层坚固凝滞的盔甲。


这个过程漫长得令人煎熬,像是你无比渴望着高脚杯中血色动人的芳醇美酒,却偏偏非要从一颗青涩的果实开始等起。


不过,好在喻文州向来是个自律的人。


他善于此道,最明白该如何等待。


 


6.


空闲的时候,喻文州会为小吸血鬼讲一些故事。


这相当于人类的胎教,你不能指望他未来会记得这些知识,但即便是有点耳濡目染也是好的。


“那么我今天接着讲吧。”喻文州说,一面轻轻抚摸着小吸血鬼毛绒绒的头顶,和他柔软白嫩的脸颊,“我们昨天说到哪里了?啊,我想起来了。”


他的动作很温柔,语气也很温柔,但小吸血鬼还是皱起了眉头。


这不是由于他们现在所谈论话题的缘故,而是单纯因为身体在转变过程中所承受的、如同火烧一般的剧烈痛苦。


昨天他说到,他有一位人类恋人。


他很年轻,二十多岁,黑色短发,很白的皮肤。


他说话时声音有些轻微的沙哑,做爱之后则更加明显,这点非常地迷人。


他很美丽,也很性感。


尤其是在他忍耐着痛苦,微微皱起眉眼的时候。


 


7.


小吸血鬼咳了咳,嘴边粘上了一两点粉红色的奶星。


他依然还不太习惯白天睡觉的生物钟,喻文州往这杯血里拼了点牛奶,希望能起到一个安睡的作用。


小吸血鬼还是睡不着,但其实他的表现足够好了。他最近已经开始大片大片地褪去他身上像个人类的部分,逐渐变化成一张纯洁干净的柔软白布,像是胎盘中的婴儿,或者是一颗形状完美的蛋。


他偶尔会闹点脾气,又偶尔会变得有些沮丧,令人担心他是不是又回忆起了什么人类的东西,但大部分时候,他非常的乖顺,对喻文州则是全心全意地依赖,像是雏鸟信赖它的母亲,让照顾着他的喻文州感到由衷的欣慰。


窗外太阳都快升起来的时候,小吸血鬼似乎终于有些困了,喻文州一直轻柔地顺着他的背脊,试图为他打造出最舒适的睡眠状态。


有那么一刻,他不知为什么突然僵硬了一会,但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吸血鬼动了动,最终还是在他的怀里放松了下来。


他睡熟了。喻文州想,内心中涌起一阵平静的成就感,就好像是涨潮时刻缓慢升起的海面。


年幼的小吸血鬼,依偎在他的怀里,睡得安静又香甜。


他长着一张年轻的面孔。


他曾经是个青年,当然这是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这说明他拥有这个年纪柔韧的肌肉和光滑的躯体,也意味着他终究会失去这些美丽的东西。


不过现在没必要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如今他已经成为了一只小吸血鬼,每天按时享用两杯新鲜血液,无忧无虑地趴在他的怀里,陷入黑甜安详的睡眠。


这不能说是一件好事,但也绝对不能说是件坏事。


他甜蜜的、年轻的恋人永远地离开了他,取而代之的,是他永远甜蜜和年轻的恋人。


一只痛苦的、年幼的、可爱的小吸血鬼。


 


8.


叶修睁开眼睛,感受到肌肉和骨骼的缝隙之中充满了一种微妙的酸胀感。


但这不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他很快就意识到,自己正躺在某人的怀里。


他尝试着动了动,但并不能如期望般地顺利起身。抱住了他的那个人力气很大,他应该是睡着了,但即便如此,叶修也并不能够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不过,像是感受到他的不满一般,那人松了松表情,然后醒了过来。


“早上好,叶修。”那人说道,黑色的眼睛里如同涌起了潮水一般,酝酿开温和的笑意。


“叶修……是我吗?”他有些犹豫地问道,随即看见那人流露出惊讶的神色。


而后这份惊讶又逐渐转化为一种色调柔和的喜悦,像是再温馨不过了的深灰色,或是和暖内敛的深红。


“是的。”那人轻轻地说,声音如同血液一般滚烫而甜蜜。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小吸血鬼。”


 


 


End.


 


 


Freetalk:


大家好,这里是鱼子绛!


首先529粉大感谢!没有开点文而是直接撸了个短打,实在是因为准备长篇而没有时间的缘故。


而至于这短短一篇为何又兼职了叶神生贺这么一个重要的使命,那是由于……我肯定不能做到在生日撸出贺文这么厉害的事otz(←多次实践后的结论


本篇写的是吸血鬼文州大大养育小吸血鬼叶神的故事,而至于为什么叶神会从人类变成吸血鬼……


文州大大笑着说,你猜呀?


 


 


以上、感谢你的阅读!


2016.3.7


全文共 3233 字

评论

热度(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