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联盟都想怒掰自家的账号卡情敌>

42:

◆all叶,账号卡叶。轻松欢脱的小段子啦。不知为什么伞哥又是人生赢家。


 


◆账号卡的性格完全都是私设,慎入慎入。


 


◆不摸鱼不开心的考试周。我有罪[老师is watching you]


 


 


 


【一】


 


“你不走不行吗?”


 


一叶之秋把叶修整个圈在怀里,头埋在叶修颈侧,闷闷地说。


 


青色的血管就在嘴边。一口咬住,是不是这个人就跑不了了。


 


“你是临阵脱逃吗?”


 


“你在逃避吗?”


 


“你要放弃吗?”


 


当然不是。一叶之秋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问这些无意义而又智障的问题。他都有点生自己的气。


 


叶修也没当真。他知道自家账号卡就是这么个别扭的性格,一激动就不会好好说话。


 


希望那个年轻人也能明白这一点。希望他们配合得好。


 


“该走啦。”叶修站起身来,轻轻在一叶之秋的额头贴上一个吻,“要加油啊,下次见面就是对手了。”


 


“嗯。”一叶之秋极度不情愿地应了一声,凑上去,咬住叶修的唇。叶修愣了愣,也没推开他。


 


啧,吻别什么的,怎么可能只是额头啊。


 


 


 


“喂,黄毛小子,你会玩荣耀吗?”


 


拿到一叶之秋的第一天,孙翔就被深深地嫌弃了。


 


染了头黄毛的小年轻,一点都没有叶修的软软黑发看起来顺眼。一叶之秋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着孙翔。


 


还没等孙翔炸毛,叶修一巴掌拍在一叶之秋的脑后勺上:“好好说话。”


 


明明是你先说这个臭小子把荣耀当炫耀的。一叶之秋有点委屈。真是人走茶凉啊,前任主人这么快就不念旧情,只闻新人笑……


 


一叶之秋已经开始嫉妒叶修未来的那张账号卡了。当然,此时他万万没想到还是个老熟人,只在盘算着荣耀都有哪些妖艳贱货,啊不,战斗法师了。


 


最后看了看这俩,叶修一手一个,揉乱了两个毛茸茸的脑袋。


 


“我走了,好好照顾他啊。”


 


“谁要照顾他啊!”


 


同时开口。叶修一挑眉,竟然觉得这俩还正经挺像的。


 


“谁照顾谁啊!”


 


瞧瞧,这嫌弃的小表情也挺像的。


 


 


 


“你要是想再见到他,得好好努力才行。”别拖后腿让我也见不到他。一叶之秋看着发呆的孙翔,又嫌弃又认真地说。


 


按道理来说,叶修现在退役离开联盟,怎么也不是孙翔奋力追赶的对象。但孙翔心底是认同一叶之秋的说法的。或许是因为这短短几分钟的见面,让他非常不满意。


 


“别废话了,来吧,我看看你的实力。”


 


一叶之秋扛起漆黑的战矛,却邪的矛尖闪过一道寒光。


 


他可是斗神。永远不会跌落神坛。


 


 


 


一叶之秋很满意这句语带双关的话。非常帅。很霸气。


 


 


 


【二】


 


“怂。”


 


惜字如金的一枪穿云吐出一个字。周泽楷很是沮丧地回到了休息室。


 


第五赛季,联盟出了一个了不得的新人,出了一张了不得的脸。轮回的新队长,用讷言敏行来形容是再好不过了,很多人对这个长得过分好看的腼腆年轻人没有太高评价,结果一次次被现实打脸。沉默的冰山账号卡和沉默的羞涩新人队长就这么拉着一支弱旅,硬生生地提前杀入了季后赛。


 


常规赛最后一轮的结果并不重要了,但还是有噱头的。风头正劲的轮回碰上衰落豪门嘉世,新枪王和斗神,大有看头。


 


在一枪穿云看来,这场比赛更有意思的地方在于,暗恋连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的叶秋的周泽楷,紧张兮兮又全力以赴,最终输掉的有趣剧情了。


 


嘉世休息室里似乎有人在说话。周泽楷呆呆地站在门口半晌,换来了一枪穿云一个“怂”字的评价。


 


“我出去抽根烟。”


 


突然门被推开了,一个从未见过的人走了出来。一人一账号卡齐齐精神一振。


 


陌生长相。肯定是叶秋。在周泽楷还在不知道开口说什么,在犹豫是说“你好”还是“我喜欢你”的时候,一枪穿云压了压宽大的帽子,抬起胳膊,结结实实壁咚了叶秋。


 


“我……”一枪穿云刚说了一个字,一杆漆黑的战矛就抵住了他的眉心,他皱着眉后跳拉开距离。


 


“你当我死的啊?”一叶之秋冷笑着。


 


一枪穿云那张冰山脸罕见地出现了一抹讽刺的笑,左手荒火,右手碎霜,漆黑的枪口对准一叶之秋。


 


“是啊。”


 


你就是死的。去死吧你。天天赖在叶秋身上,你不知道在联盟账号卡圈子里,你已经是张死卡了吗。


 


 


 


“原来是小周啊,找我吗?”叶秋完全不管两个账号卡用冷笑互怼的幼稚行为,很是老成地招呼起周泽楷来。反正自己没开口,一叶之秋是不会乱来的,估计一枪穿云也不是个冒失的。


 


“嗯。”


 


“嗯?”


 


“嗯……”


 


“呃……”叶秋用食指挠了挠脸。“嗯”一定是最难解读的感叹词了。


 


前辈的手真好看。周泽楷盯着叶秋,眼睛一眨也不眨。


 


“那,我先去抽根烟,有机会再聊。”叶秋拍了拍周泽楷的肩,往出口处走去。


 


一叶之秋立刻抛下正和他大眼瞪小眼的一枪穿云,跟上叶秋。


 


 


 


“抽那么多烟干什么啊,万一指甲黄了,不准你碰我啊!”


 


“这么一说还挺吓人的啊……”


 


“呃,听不懂玩笑话啊,哼……”


 


……


 


 


 


周泽楷耷拉下来脑袋,对自己很是失望。


 


初次见面,应该是没留下什么好印象。


 


“唉。”一枪穿云收起枪,目送着传说中的斗神叶秋离开。看着沮丧的周泽楷,深深叹了一口气。


 


“嗯。”不用叹气了,我知道了,怂。


 


下次一定要……要……


 


 


 


唉。


 


喜欢就上啊!关房间里就[哔——]啊!


 


 


 


远远看着叶秋和一叶之秋并肩离去的背影,周泽楷只觉得很和谐。


 


所以后来叶秋突然退役,一叶之秋交给孙翔,自己才一激动,差点直接跑去H市了吧。


 


 


 


今天的一叶之秋,已经和一枪穿云成为场上配合默契、场下相看两厌的奇葩队友了。


 


今天的一枪穿云,依旧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着周泽楷,这个给自家账号卡追人之路添麻烦的主人。


 


 


 


【三】


 


“美人,笑一个?”


 


不管身后哇啦哇啦叽叽咕咕的黄少天,夜雨声烦笑得邪气四溢,捏住了叶修的下巴。


 


“哟,长大了。”叶修拿下叼在嘴边的烟,以防烟灰掉到夜雨声烦的手上,言语调戏回去。


 


认认真真演绎邪魅狂狷的夜雨声烦非常朴实地翻了个白眼。黢黑的历史啊,当年邪气也好话痨也好,都是满世界抢boss的小屁孩。


 


倒是这台词,整得跟十年没见似的。夜雨声烦突然觉得近来叶修这好一番折腾,真让人有一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的感觉,硬生生多了几分陌生感。


 


 


 


“说吧,要我干吗?我出场费可是很高的,接受肉偿哦……”


 


黄少天今天完全没有被抢经典台词的愤愤,他罕见地安静如鸡,刷卡登录荣耀。


 


一个27级的小剑客被刷出来了。


 


“嗨。”流木笑得一脸人畜无害,亲切地跟叶修打了个招呼。


 


“嗯,准备下本。”叶修活动了一下手指。


 


黄少天和流木笑得贼贱。夜雨声烦只觉得晴天霹雳,通体冰寒,正宫位不保。


 


 


 


一边吃秋葵去吧你。


 


黄少天一边跟叶修抱怨着伙食,一边开心地吃掉榨菜。夜雨声烦郁闷地拔掉自己身上长的幽怨黑色蘑菇。


 


此刻,只有干 一 炮……架,他的意思是干一架,才能聊以慰藉。


 


 


 


【四】


 


“你好像瘦了点,要不要让王大眼儿给你寄点家乡的好东西,补一补。”


 


微草的小朋友们再次受惊。这是他们今天第二次听到王大眼儿这个大逆不道的称呼,第二次还是从王不留行口中听到的。


 


王杰希淡定地看着有些焦虑的王不留行。


 


我是魔术师,不是魔法师。你虽然是魔道学者,可那扫把也没法当光轮2000用。(文末注释)


 


所以你是没办法顺着网线飞过去的。和我一样干着急吧。


 


王不留行无声地叹了口气,拉开王杰希的QQ页面,给叶修传了几份文件过去。


 


细数京城那些又好吃又好做的菜.doc


 


食疗才是正统:100道养胃美食.doc


 


……


 


“最上边那几个视频也发过去。”王杰希开口补充。


 


王不留行扫了一眼,打了个压缩包全发过去了。


 


按摩入门:柔软你的腰.avi


 


按摩入门:放松你的腿.avi


 


……


 


微草队长和他的账号卡在某些方面达到了高度的一致。


 


 


 


【五】


 


荣耀一区新手村,一堆账号卡戴着兜帽,鬼鬼祟祟凑到一起。


 


“到齐了吗?”


 


十二点整,石不转推了推眼镜,开口问。


 


“暗无天日不在。”同为魔剑士的无浪说。


 


“呵。”夜雨声烦用半个呵呵表达了不屑,眼神不善。


 


说实话,相处时间也挺长的了,在座各位还是不太能接受夜雨声烦的人设——这大概是危险又妖气横生的剑客碰上话痨主人的莫大悲哀。


 


“他要是来了,那倒真算是胆大。”索克萨尔的笑容和他主人一样,有时候让人忍不住想离他远一点。


 


“早提醒过你,暗无天日的主人是个狼顾之相,心术不正,你是不是没放在心上?”明明是西方魔法师的人设,却因为微草家的中草药本性,顶着中药名王不留行的东方算命师,很是玄乎地对一叶之秋说。


 


“他又不在意这些。”一叶之秋罕见地没有炸,低沉地说。


 


他总是以为所有人和他一样,是一心扑在荣耀上的。这种勾心斗角的肮脏事。


 


 


 


“你们关心的这些,他也是不在意的。”君莫笑撑着伞,闲闲地说。


 


闭嘴,你这个卡生赢家。


 


顶着众卡的眼刀,君莫笑很是云淡风轻地说:“这最困难的一年,是我陪他走过的。”


 


……操。


 


“他不在意你们认为的委屈,他只在乎他最热爱的荣耀。这是他唯一关心的。”


 


虽然嘛,我还是很在意那些不应该存在的一切。


 


君莫笑眯起眼睛,想起半小时前被堵住嘴塞到监狱里的暗无天日,以及马上一觉醒来发现电脑被黑、账号被锁、仓库少了点东西的刘皓、陈夜辉等人。


 


 


 


“我很想揍你。”大漠孤烟的拳头咔咔作响。


 


每次开会,注定是要以集火君莫笑结束啊。


 


石不转叹了口气,默默给所有卡套上buff。除了君莫笑。


 


 


 


【六】


 


“起床了,再不起床你会饿死的。”君莫笑戳了戳叶修。


 


挑战赛结束后,叶修已经睡了一天了。


 


“唔……”叶修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看到阳光中,笑得灿烂的君莫笑背着银伞,趴在床边。


 


那张脸真是非常熟悉。一时间让叶修有点恍惚。


 


“有时候真想把毁人不倦的面罩抢过来。”遮住自己这张和某个人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君莫笑看着有点晃神的叶修,轻叹。


 


看了一年了,早该习惯了。


 


叶修伸手扯了扯君莫笑的脸皮,笑了笑,作为安慰。


 


 


 


“早啊。”门外等叶修的君莫笑看到了沐雨橙风,打了个招呼。


 


一叶之秋也跑来了,没理君莫笑,君莫笑也懒得理他。这货还正郁闷着呢。


 


“早。”沐雨橙风点点头,笑得温和,心里却忍不住感慨。


 


一叶之秋,沐雨橙风,君莫笑。


 


这真是很能勾起回忆的一幕啊。


 


只是差一个秋木苏而已。


 


那天之后秋木苏再也没有出现过。这意味着那张账号卡真的被珍重地收了起来,仿佛也离开了这个世界,彻底沉睡着。


 


虽然作为某种意义上的复杂兄妹关系,沐雨橙风隐约有预感,秋木苏还是会醒过来的。


 


 


 


【七】


 


“诸位好。”


 


海无量拢了拢宽大的袖袍,很有礼貌地跟兴欣诸位打了个招呼。


 


不愧是联盟最厉害的气功师,真是自带世外高人的宗师气派。


 


兴欣的人和卡都有点小拘谨。毕竟气氛流氓惯了。叶修主动带着海无量转了一圈,熟悉了一下环境。


 


“环境没有临海那么好,很艰苦哈。”叶修说。


 


“挺好的。”海无量笑吟吟地说,语气很是真诚,狭长的凤眸温柔极了,“我心悦此处。”


 


我心悦你。


 


 


 


叶修此刻有点想掐灭拐来方锐做气功师的念头了。他有点纠结。


 


海无量眨着那双澄净如水的眸子,好奇地看着叶修。


 


想什么呢,我们的荣耀之神。


 


被这样看着,叶修越发觉得对不起海无量了。


 


把海无量这位清逸脱俗的气功宗师,配给那个宗师级的猥琐流大师,真是太糟蹋卡了。


 


 


 


【八】


 


“来,转个身,我看看怎么样。”叶修故意逗着新换上一身银装的兴欣牧师。


 


看什么看啊。小手冰凉一脸无奈,顺带抛给安文逸一个幽怨的眼神。


 


老子要是个爷们,早就把你心心念念的这人给上了。


 


摊上这么个理智的主人,真是防贼都防到自家账号卡的性别上了。


 


真是气人。还有没有人关心一下账号卡的性别错乱和心理健康了啊。


 


 


 


“这把忍刀很适合你们。”叶修满意地打量着面无表情的一人一卡。


 


毁人不倦和莫凡沉默着点点头。


 


“要不要打一局,练练手?”叶修提议。


 


又点点头。毁人不倦冲了上来,把叶修扑倒在了床上。


 


喂喂,不是打我啊。叶修无奈地看着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的毁人不倦,感觉好像一只大型犬,在考虑从哪下口。


 


莫凡拎着毁人不倦衣服的后领,把他拽了起来。


 


一人一卡继续日常互瞪,交流感情。


 


 


 


“老大!”


 


这是包子入侵。随手丢了板砖就扑上来的包子入侵。


 


“包子他不在,你陪我玩嘛!”包子入侵一把把叶修抱了起来,举高高。


 


好羞耻。半空中的叶修捂住了自己的脸,感觉自己在这个180+的流氓面前,整个人都小了一号。


 


账号卡随主人,有时候是有点道理的,比如俩流氓包子如出一辙的好身高和好腹肌。


 


 


 


“对不起对不起!”一寸灰在叶修身边急得来回打转。


 


“没事,走出来就好了。”叶修摸了摸鼻子。没想到随便走走,都能踩中一个暗阵。


 


黑暗中,一只手小心翼翼牵住了自己的手。


 


“马上就好了。”一寸灰握住叶修的手,轻轻地说。


 


叶修笑了笑,握着一寸灰的手,乖乖跟着一寸灰走出暗阵。


 


 


 


今天的兴欣,也非常和谐。


 


 


 


【九】


 


真累。


 


差点摔了第十赛季总冠军奖杯的叶修苦笑,把有些抖的手塞进衣兜里。


 


衣兜里有两张账号卡,君莫笑和秋木苏。


 


 


 


“好久不见。”


 


其实叶修不太清楚,为什么时隔十年,他突然登录了秋木苏。可能因为二半夜的人都不太清醒,也可能因为冥冥之中有所感应。


 


“好久不见,秋……”说了一半,叶修停了下来。


 


有点不对劲。这个“秋木苏”。


 


不太像秋木苏……


 


有点像……


 


 


 


“我不是秋木苏。”那个“人”笑着说,“我是苏沐秋。”


 


“好久不见。”


 


“我很想你。”


 


 


 


叶修是怎么回答这个装备破破烂烂,还停留在十年前的等级的神枪手的呢?


 


不急,还有很长的人生,可以回答一切问题。


 


 


 


【十】


 


好长一个梦啊。


 


叶修回忆了一下,感觉账号卡拟人这个设定,还真挺有意思的。


 


“想什么呢?”苏沐秋把叶修揽到怀里,刚睡醒,温和好听的声音有点低哑。


 


“做了个很有意思的梦。”叶修调整了一下,舒舒服服地窝在苏沐秋怀里,“梦里你好像变成了账号卡。”


 


“挺好的。”苏沐秋亲了亲叶修的耳垂,“你变成了哪张?”


 


“唔,没印象了……”


 


“变成账号卡,这个梦还不错。”


 


“是啊,真的能打一辈子荣耀了。”


 


“嗯,能陪你到永远。”


 


“沐秋大大,怎么一大早就告白?”


 


“告白还用挑时间?未来那么长,早晚有一天,二十四小时中每个时间点都会有过我的告白。”


 


“跟沐橙看电视剧看多了吧,沐秋大大真会撩,啧啧,真酸……”


 


“真甜才对吧。”


 


“唔……”


 


……


 


 


 


- 就这么草率end咯 -


 


 


 


 


【猜猜是梦里还是梦外呗反正没啥区别】


 


“要烟吗?”


 


“不抽……”


 


“每天早上都腻歪,烦不烦啊,唉。”


 


“……神枪大大肯定不烦。”


 


“……算了老不羞估计也不烦。”


 


 


 


“就你们俩烦呗。”


 


“走开,小姑娘别蹲这,少儿不宜。”


 


“切,你们就比我大一丢丢。”


 


 


 


“什么情况?”一叶之秋扛着战矛溜达过来,发现房门口蹲着三个听墙角的账号卡。


 


“少儿不宜。”


 


君莫笑、秋木苏、沐雨橙风一本正经地说。


 


 


 


- 真的end咯 -


 


 


 


文末注释:光轮2000,哈利·波特世界的飞天扫帚,一种交通工具【我真调皮】


 


唔,那个……这篇的梗和各账号卡的人设(……卡设。嗯),要是开系列短篇,有人想看吗【小纠结】


 


来自得了考试周不摸鱼就会死的一只咸猫。


 


 


 


最后,一道送分题:在本篇中,一枪穿云的经典内心独白“喜欢就上啊!关房间里就[哔——]啊!”,消音处为音调为四声的汉字,请问是下列选项中的哪一个?(    )


 


A.干


B.操


C.艹


D.以上均正确,顺着来一遍就行


 


【我今天怎么了我再也不是那个写纯洁小段子的我了】朋友们下次见喵。



评论

热度(4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