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溺爱是隐藏属性

一川烟草:

有病


正文


张新杰在一次晚饭后突然宣布韩文清第二天要代表联盟慰问国家队,话音刚落,全桌陷入了一种蜜汁压抑的氛围中。


除了叶修,老对手的到来貌似让他格外开心。


众人诧异却没人多嘴问,毕竟韩文清要来的这个消息让他们更震撼一点。张佳乐一听是自家队长来慰问脸色一白仿佛要就地升天。反观叶修,一副喜滋滋的模样,甚至多吃了半碗饭。


第二天叶修主动要求去机场接韩文清。张新杰眉头一跳,勉强答应。叶修简直像只兔子一样要从酒店里蹦出去。


等一个多小时后,俩人回来了。韩文清一身简单利落的便装,手里提着个小箱子。一边的叶修站得离韩文清极近,嘴唇蠕动的速度很快,不知道在和韩文清说什么,韩文清侧耳很认真地听着。


一见国家队众人从楼上走下来,叶修不说话了,韩文清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韩队路上都顺利吧?”喻文州作为国家队队长首先站出来和韩文清握手。韩文清伸手过去,嘴上说:“顺利。大家在这儿都挺好的吧?”


喻文州身后的国家队东瞟西看,参差不齐地说着挺好挺好。按职业年龄他们都算得上是韩文清的后辈,虽然说叶修也是他们的前辈,但明显后者看上去更好亲近,更好欺负。而……韩文清,没人敢拔老虎须子。


叶修在一边扯扯韩文清的袖子嚷道:“不好不好,我过得不好。”


韩文清看他一眼,眼里带着微不可察的笑意:“你怎么过得不好了?”


叶修皱起脸:“他们不让我抽烟,我头疼。”


韩文清眉头一拧:“他们断你烟了?”


叶修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张新杰一看情况不对,赶紧解释:“队长,叶修的烟瘾太重了,每天半盒半盒得那么抽。他这根本就是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儿。”


韩文清“嗯”了一声,显然叶修烟瘾大的这点他也清楚。


“老韩――”叶修惊觉韩文清要被张新杰说服了,刚想说两句好话哀求一下,没想到韩文清开口说:“戒烟也不能一步到位。别逼他太紧了。逐渐往下减量吧。”


张新杰还要再说,韩文清摆摆手制止了他。


叶修一看韩文清向着他说话,不免有些小得意,他开始一点一点讨价还价,把国家队给他设定的不平等条约全部借老韩之手搞掉。


“老韩,他们还不让我吃泡面。”


“嗯,偶尔吃一吃没什么,新杰,别太管着他了。”


“老韩,他们不让我熬夜。”


“嗯,新杰,国家队备战比较紧张,叶修会忙到后半夜也正常,他自己心里有数的。”


张新杰:“可是队长叶修他有时候是玩游戏忍不住…”


韩文清扭过脸看叶修,叶修把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韩文清稍作思考,说了句:“适当的放松没关系,但别影响比赛。”


叶修笑得见牙不见眼,偷偷给张新杰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


那个小动作让韩文清发现了,他在内心暗笑一声,又问叶修:“他们还不让你做什么了?”


叶修歪头努力想,突然想到了一点。


“对了,张佳乐他们撸串不带我!”


“我靠叶修你能不能讲点道理!那天明明是你胃疼没法吃好吗!”碍于队长的威严一直不敢说话在一边装乖的张佳乐终于炸了。


韩文清脸色一黑。张佳乐心中一喜。


太好了!队长终于意识到叶修是朵扭曲事实的小白莲!队长快去教训他!


韩文清看向叶修:“又胃疼?”


张佳乐险些闪了自己的腰。


叶修敏锐地发现大事不妙老韩要收回他之前放出来的福利了。他小心翼翼地说:“只、只有一点点。”


韩文清看他那副生怕自己不让他抽烟熬夜吃泡面的小模样就好笑。他轻轻扇了叶修的后脑勺一下,说:“这就怂了?算了,等比赛结束再监督你戒烟戒泡面,胃药什么的都有吗?”


叶修一听韩文清这是对他网开一面了,特狗腿地拎过韩文清的小箱子连连点头:“有有有,老韩我带你去你的房间。”


两人和国家队打了个招呼便先行上楼。电梯门关上之前还听到叶修向韩文清抱怨国外的烟抽起来娘兮兮,泡面根本就泡不熟。


留在大厅里的国家队一片凝重,张新杰的镜片寒光一闪,感觉整个人要黑化。


李轩悄悄问了句:“那个……韩队和领队,私下里关系很好?”


张新杰往电梯间走,国家队也跟着他的脚步。


“队长他……对叶修,”一向言简意赅的张新杰罕见地迟疑,“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可能,有点溺爱。”


“啥?不是吧?”黄少天简直要惊掉下巴,“他俩不是死对头吗?在赛场上不就是你死我活的吗?你们霸图难道不是上下一条心要干死叶修吗?我靠你们这内部关系都是怎么回事?”


张新杰被黄少天的问题搅得更心烦,他留下一句:“反正你们继续看下去就会知道了。”


在电梯间,王杰希特意走到喻文州身边。


“这不太妙啊……”王杰希叹口气。


“嗯?王队指的是什么?”喻文州笑着问。


“别装傻。你也看到了,叶修这人是典型的一有人给他撑腰就理直气壮无法无天。韩队如果待上个一周,不知道他能闹成什么样子。”


喻文州活动活动脖子:“韩队在这里不会待一周的,也就两三天。领队也就猖狂这么两天。你说刚才那一幕有不有趣?像不像……狐假虎威?”


王杰希一听这比喻,琢磨两下,呵呵笑了两声,确实是像。


孙翔小声问周泽楷:“什么意思?”


“嗯……”周泽楷还在考虑怎么解释比较好,一边的楚云秀已经抢先答了。


“就是像领队这种小狐狸,一旦找到一只大老虎当靠山,就会耀武扬威作威作福,偷了鸡还会回头冲你‘略略略’。明白了?”


孙翔似懂非懂地点头。


第一天还算正常,晚上叶修和韩文清下楼同所有人一起用晚饭,期间聊聊战术聊聊对手,第一天也算平安无事地过去。


等到第二天就出事了。


张新杰要带着叶修去健身。事实上这属于国家队训练日程的一部分。为了保证队员在高强度训练过程中有充沛的体力,喻文州和队员们一商量,决定请专人为每人制定一份健身表。国家队领队当然也跑不了。不过叶修比较懒,每次去健身都要张新杰喻文州王杰希几个人轮番催着。


这次张新杰去房间找人,敲了半天门却不见人开。他稍作思索,便转身去了对面韩文清的房间。


果然叶修正趴在韩文清的床上吹着空调连着被子床单卷成一团睡觉。


韩文清向张新杰问明了来意,便把叶修叫醒。叶修揉揉眼睛爬起来一看是张新杰吓得又缩回了被子。


韩文清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叶修哼哼唧唧地说老韩我不去健身。


“为什么?”


“我受伤了。”


借口。张新杰右眼皮一跳。


韩文清也是不信。


叶修把右小腿从被子里蹬出来。


“你看,都青了。”


韩文清仔细一瞧,果然是膝盖下方有一大块青紫。他用手轻轻碰了碰,叶修的小腿疼得抽搐两下。


“怎么弄得?”


“我从跑步机上摔下来了。老韩你不知道健身房对我来说是多危险的地方,我……”


“说实话。”


“……好吧我是不小心磕在桌腿上了。”


韩文清把被子一拉,盖住叶修的小腿,对候在门口的张新杰说:“新杰,他这两天腿伤了,健身先停一停吧。”


张新杰面无表情地离开了。


晚饭,韩文清给张新杰发短信说不用等他和叶修。张新杰和一桌子人说了句开饭吧便埋头吃饭不再言语。


等众人吃饱喝足往回走,正好在酒店偏厅发现了韩文清和叶修二人。


叶修抱着他的香辣牛肉面吃得鼻尖发红,额头冒汗,嘴里还含含糊糊地说:“老韩你真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韩文清用纸巾给他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吃你的吧,吃饭还这么多话。”


看来财大气粗的联盟收入最高选手从国内加急邮来一箱泡面慰问他们亲爱的叶领队了。这投其所好见缝插针的手法不可谓不高端。


只有楚云秀噗嗤笑出来,又立刻捂住嘴。


苏沐橙戳戳楚云秀的腰,轻声问秀秀你笑什么。


楚云秀小声说:“我小时候看的剧都是什么身世凄凉被后妈欺负的女主角终于遇到了对她好的男主。女主感激涕零地说一句大哥,你真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然后呢?以身相许?”苏沐橙眼神一亮。


楚云秀甩手,现在这种情节太老套啦。


喻文州突然笑着问一句:“楚队是说,我们都是后妈?”


张新杰的脸彻底黑了。


楚云秀拽上苏沐橙开溜。


第三天韩文清就回国了。那天清早送行的时候叶修委屈巴巴地皱着脸。韩文清拍拍他的头说别瞎闹,好好准备比赛。


等韩文清坐上车走了。叶修一回头,张新杰站在离他两步远的距离微笑。


“领队,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


――完


叶女主:韩大哥,你真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噫――――被自己的脑补恶心到了


评论

热度(5299)

  1. 丝丝陆蔻蔻123木头人 转载了此文字